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清明节》

*题目瞎取得,应应景,主要是想写点有潘子的故事,事实上我确实还没想好写什么

*大概不会很严肃

*憋不出来......白话文看看就可以不要深究,要深究我也没办法,全文私设,bug居多。最后想多写潘子,结果我觉得我自己接触的是真的很少,实在憋不出正文向,只能把我熟悉的几句话强硬的加了上去,我自己读起来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感。

 


吴邪懒懒的窝在张起灵的怀里享受着老张熟练地舔毛,嗓子里不可抑制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张起灵舔着舔着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本来老老实实的搭在吴邪身上,现在正缓缓的用吴邪感觉不到的速度往下挪去。

 

吴邪被张起灵舔的舒服,正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虽然大早上这样并不好),小哥大抵上也快要成功了,外面突然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嗓子,一下子就把吴邪惊醒了,喵的一声就从废旧沙发上跳了下来,差点把张起灵掀在地上。

 

小哥脸色有点黑

 

吴邪没看见

 

两只猫住的房子外面突然有人哦不,有猫挠门。神荼安岩两口子是不会这么客气的,安岩还小不懂这么多(教了也不学)每次来都是直接让神荼叼着跳上窗台。

 

周围这一带野猫住了不少,弱肉强食。神荼将安岩托给张起灵和吴邪照看,自己去和对门的野猫抢了地盘,对门的那只喵真是有苦说不出。

 

吴邪张起灵出门一看,哦,是三叔和潘子。吴邪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三,三叔,你怎么来了。”自己和小哥跑出来还没告诉他们呢,三狐狸现在一定气炸了。潘子在三叔后面拼命地眨眼示意吴邪三叔现在的心情确实不美好。

 

“哼,你这臭小子,一声不响的跟那只哑巴跑了,你让我怎么和你妈交代!”

 

听到这句话吴邪倒是有底了,三狐狸果然还把这件事情瞒着呢。

 

“嘿嘿嘿,三叔~~你帮帮我嘛。”关键时刻吴邪也顾不得要脸不要脸了,先卖个萌讨好三狐狸,在自己母上大人面前多说几句好话,说不定今年就可以回家吃饭了!

 

“哼,我可告诉你,你妈那关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叔侄二人无营养的对话张起灵插不上嘴,只好默默地盯着屋顶寻思着去隔壁待一会,不然指不定一会战火就烧到自己身上了。

 

同样无聊的还有潘子,潘子觉得自己也很绝望啊,三爷说话自己不太好插嘴,旁边这小哥也不像是爱说话的人......不明白房子顶有什么好看的......模仿着那小哥,看那小哥眼睛一眨不眨的样子,潘子看了一会天花板然后悄咪咪的转过身伸出爪子抹了两把脸顺带揉了揉揉眼睛。然后装作没事人转回来,再次看了一眼小哥,觉着这人真他奶奶的神奇。直到叔侄二喵谈完了潘子还在不停的揉眼睛。(潘子你是不知道啊,小哥本来就黑,悄悄地趁你不注意眨个眼睛你是不会注意到的)

 

“清明节也不知道回来给你爷爷上坟,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吴三省看着自家蠢萌蠢萌的大侄子也是啥气都生不起来,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喊道,“潘子,我们走了!”

 

三爷的这一声叫可是解救了潘子,潘子一跃跳到吴三省身后。

 

“喂,三叔,你答没答应啊!”

“知道了!臭小子!多回来看看你爸妈!”

 

潘子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慢慢踱步到吴邪身边,看着吴邪几乎赶上自身体的大小,抬起自己的前爪搭在吴邪的头上揉了揉,“小三爷,你长大了啊。”有自己的主意了。

 

“这很好。我和三爷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大胆的往前走吧。”潘子笑了,笑得很温柔,此刻脸上狰狞的伤疤也不那么可怖。

 

“潘,潘子......”吴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尾巴在身后轻轻地晃着。

“潘子!走了!”

“来了三爷!”潘子大步奔向吴三省身后,跟着吴三省慢悠悠的往后走。

 

吴邪看着这一幕眼眶有些湿润。

 

“小哥,我们会好好的。”

 

“嗯。”



我说我好像忘记了什么,这里忘记发了

评论
热度(3)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