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荼岩】《冰岛》

【荼岩】冰岛

*北极狼荼X北极狐岩的故事

*神荼回忆向短篇完结 BE

*一如既往地起名废,我这么蠢我也很绝望啊。故事情节瞎编的,认真你就输了(有点想来一段相亲相爱想杀......)

*上课时神游天外突然有的脑洞

*顺插一句)我想先把我的坑能删的删掉,有空重新修改重新发,没空就放着。不然坑老放着不更也不是办法,闲来没事也只能更更段子什么的。大坑先放着吧,估计也要重新更。下星期我会决定一下要不要删。

*突然觉得原来的人设不如现在这个,改一下改一下啦~~

*HE BE不定(BE一发,HE两发)

*哦对了,别问我为什么安岩知道自己的名字。其他bug也能忽略就忽略吧。时间轴跨的有点大,安排的有点不太好,背景居多,感情交流偏少,大部分是旁白。

 

一块巨大的浮冰上趴着一团毛茸茸一动不动的,雪白的毛发和冰块的颜色一致,这种保护色在冰天雪地里无疑是有利的,但对于成年动物来说,即使刚出生是雪白雪白的,用不了几天,虽不至于变黑,最起码也会变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妙,因为远处有一群狼。水里还有成群结队的鲨鱼,他们如果饿急了可以随时从水中跃出来把这只幼小的生物拖到水里撕裂,即使风险很大。

 

安岩被母狐抛弃了,被自己的妈妈抛弃了。他的妈妈独自带着安岩本来就很危险,四处走动就招惹了一堆想吞下细皮嫩肉安岩的敌人。安岩的母亲嫌弃安岩是累赘,拖累了她,把安岩扔在这块巨大的浮冰上,仗着陆生生物不敢轻易跳上去,任由安岩自生自灭。

 

安岩刚出生,眼睛睁不开,懵懵懂懂的知道妈妈离开了自己身边,因为身边不再温暖,充斥着冰冷的气息,安岩只好把自己蜷成一团,希望自己能暖和一点。还在希望着母亲快点回来。自己身上好疼。

 

神荼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一幕。那些无能的同类只会守在那只幼狐身旁幻想着奇迹的发生。永远不会自己寻找出路。

 

你的同类听到你的心声会哭的,荼哥。

 

神荼找了块干净的地方趴下,整理了一下胸前刚刚沾染上的血迹,将头靠在前爪上眯起眼睛假寐。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很多狼等不及离开,也有一些不死心缓缓挪步到水边试试能不能将那幼狐拖过来。可是他们低估了对水的畏惧。最后只得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离开。

 

神荼依旧再睡。可他听到了一声呜咽,是那只幼狐传来的。

神荼缓缓睁开眼睛,你也别指望能在他脸上看到不满的表情。

 

神荼迈着优雅的步伐朝着那块浮冰走过去,自己有点饿了,拿他打打牙祭。

 

神荼可不是那帮怂货,轻轻一跃便跳上了那块浮冰,继续缓缓的往浮冰中央走过去。叼起幼狐快步跳上了岸,在水面上的感觉可一点都不美妙。

 

神荼一路叼着安岩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神荼在叼起安岩之后才发现,真是太小了。

 

根本不够吃的,神荼这样对自己说。

 

神荼出去饱餐了一顿,把剩下的找个地方藏好,带着一身血腥气息回到了自己的窝,身上的毛还是干干净净的。

 

安岩本来就睡得不安稳,又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耸耸鼻子,绝对不承认自己饿。

 

神荼走到安岩身边伸出爪子按在安岩身上,安岩还以为是妈妈回来了,想翻个身抱着妈妈的爪子,结果怎么翻都翻不过身,委屈的呜咽出声。

神荼本来饶有兴趣的控制好力道让幼狐在自己爪子下扭来扭去,后来看安岩委屈的鼻子都皱起来了松了松力道然安岩成功反了过来抱住了自己的爪子,嘴里还不停地嗷嗷。

 

啧,语言不通真麻烦。但神荼隐约觉得幼狐是饿了。(其实安岩是在喊妈妈)

 

那么问题来了,幼狐吃什么?喝奶?自己没奶啊= =

 

神荼想了想轻轻抽出自己的爪子,成功换来幼狐不满的嗷嗷。神荼用他的绝对速度跑到了埋猎物的地方把还剩一半的猎物刨了出来,血还没流干,还好。

 

神荼把猎物带回住处,重新在上面割了一个小口子递到幼狐嘴边,本来幼狐还在挣扎,但实在是太饿了,不久便自己靠着本能喝了个够。喝完便呼呼大睡真的是动物的本能。

 

神荼把猎物放到洞口留作明天的口粮,但貌似还要继续捕猎喂幼狐。啧,好麻烦,看着幼狐瑟瑟发抖神荼走到幼狐身边卧下,幼狐立马就感受到了热源凑了过来,身上有热气,暖呼呼的。

 

其实,养只宠物,也不错。

 

神荼之后便过上了奶爸生活,每天出去捕猎,然后回家喂孩子(雾)。安岩睁眼了。只不过睁的不是时候,那时候神荼还在撕裂食物。这个时候的小安岩已经可以吃一些神荼嚼烂了的食物了,神荼习惯了狼吞虎咽,可小安岩不习惯啊,神·奶爸·荼只好慢吞吞的嚼烂了然后一点一点的送到安岩嘴里。

 

神荼眼里闪过一丝错愕,因为伴随着安岩睁眼的同时,还有安岩的一声妈妈。神荼满头黑线。

 

安岩越长越大,攻击力却甚微。每天跟在神荼屁股后面学习捕猎,然后软软濡的叫声神荼。妈妈这个称呼在安岩懂事后就被禁止叫了。

 

冰上总有那么几天是最冷的。这几天在持续下雪。

 

在天气这么恶劣的时候,安岩却受伤了。神荼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安岩,这就导致了安岩被另一帮北极狼的一只咬伤。神荼当然也狠狠的报复了回去。直接把那只咬了个半死。

 

“神荼,我没事,你去找点东西吃吧,你不吃我还要吃呀。”安岩即使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吃下东西了,可是神荼不可以,他还有以后。安岩就这样一天天的安慰神荼,安慰自己。

 

“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神荼舔了舔安岩头顶的毛,对着安岩胸口的那个口子闭了闭眼。没事的。

 

安岩身上的小伤在愈合,那个最大的伤口却化了脓。

 

看着安岩不吃东西神荼也没胃口,没日没夜的陪着安岩,前几天还可以硬喂安岩吃点,现在安岩动一下都能感觉到伤口火辣辣的疼。

 

安岩身上的皮毛在一日一日的黯淡。

 

一日,神荼被安岩叫醒,就见到安岩兴致冲冲的看向外面。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一年之中北极每次看到阳光都实属不易。

 

安岩说:“神荼,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吧,我好久没出去了。”

 

这天安岩很有精神,毛皮看起来也亮了一些,伤口看起来也不再恶化,神荼松了一口气。难得看到安岩吃了一些东西。

 

神荼永远也不会知道安岩那时候强咽下食物的那种恶心。

 

猎物没吃完。在以前两只兽可以把一只猎物吃得精光。

 

“神荼,你把这里收拾一下吧,我自己可以晒一会太阳等你回来。这些食物可以下次吃啊。”安岩看起来很高兴。

 

“放在门口。”这个时候神荼不想离开安岩。

 

“呃,那多不好,血腥气味会引来其他动物的。”

 

“没事。”来了有我。

 

“别呀,我闻到这个味道很难受。”安岩故意做出了一副哎呀好难受,我要被熏死了的样子。

 

神荼看着好笑,只好无奈的叼起猎物,临走前还看了安岩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我保证,我一定老老实实呆在这里!”这么多年来的相处,安岩可以清楚的看懂神荼眼神表达的意思。

 

神荼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只不过,神荼,这一次,我要食言了。

 

安岩在神荼走后一下瘫倒在地上,自己的力气用完了,不过不能耽搁。安岩拖着自己的身体往水边走去。

 

安岩,安岩,安岩呢!

 

神荼回来的时候发现安岩不见了,以为是别人把安岩带走了,顺着安岩的血迹,一路来到了水边。

 

血迹呢!血迹怎么会不见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神荼在水边一寸一寸的找起来,并不愿意接受安岩跳下水的可能。

 

神荼最后也没找安岩。

 

 

神荼的后半辈子,每天都会到水边坐几个时辰。

 

干什么呢,谁也不知道。

 

 

 

安岩,我不肯相信你死了,可我现在要走了,不能每天来这里陪你了,在你走后我才明白,我不能失去你。

 

神荼在所有同类不知道的时候生命走向了尽头,在当年安岩血迹消失的同一个地方,跳下了水。

 

不知在什么时候,我便喜欢上了你,可能是你跟在我身后叫我妈妈的时候,也可能更早,当你在冰上瑟瑟发抖的时候。

 

如有来世,我愿再次与你重逢

 

做完我们这辈子还没来得及经历的事情

 

安岩,我爱你。



北极狐图片来源网络侵删致歉

评论(5)
热度(15)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