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荼岩】《你好,这里警察局》第十八章

“我叫Katel”。

 

没等安岩开口Katel又说:“我想...你更愿意...叫我的中国名字...丰绅殷德。”

 

安岩的大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我去,复姓啊,听起来好牛逼的样子啊,丰...丰绅...丰绅什么玩意儿来着????

 

光顾着吐槽安岩完全没有听到丰绅话的后一部分。

 

好在丰绅及时开口,“你叫我丰绅就可以了。”

 

“嗯?啊,你好,我叫安岩,你叫我安岩就可以了”安岩不自在的挠挠头,不过在异国他乡遇到家乡人还是很有安抚力的。

 

“那...安岩...你,现在是不是没有地方住。”安岩觉得对方说话不顺溜的时候说这句话脸都要憋紫了。

 

“恩是啊,这附近有没有宾馆之类的??”安岩挠挠头。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倒是...可以来我家住。”丰绅的脸微红。

 

“啊......?那多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的...你...不嫌弃...就好。”

 

“那...那就麻烦你了!”安岩倒是没想过对方对方是坏人什么的,毕竟坏人要是这么....咳咳。反正自己好歹是个警察,应该能打过他的吧,恩,没错就是这样。(安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对方有同伙呢?事实证明确实有同伙,还不少啊。)

 

“我去,这就是你家啊,好大啊,原来你是个土豪啊。”某安姓穷逼已经呆若木驴。

 

“咳...恩...不算是...我...阿...咳爸爸是个富商。”丰绅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安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住在...这里...就可以了,这里...每天...都有人打扫。”丰绅指着一间客房满脸认真的对安岩说,生怕安岩不相信这里每天都打扫似的。

“太谢谢你了啊”

 

“不...不用...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一会...会有仆人来叫你去吃晚餐。”

 

“哦哦,好的,谢谢。”安岩觉得仆人这两个字有点怪怪的,也没多想,先去冲了个澡,转身扑倒软软的大床上,决定先好好的睡一觉。

 

 

“喂,我说风筝,不至于吧,你还在生气啊。”

 

“予说了,予不叫风筝!予叫丰绅!把你的手拿开!”

 

“呦,不结巴了啊。”

 

“予那是权宜之计,不这样,那小子又如何会放下警惕之心。”

 

“好了好了,一会我去会会那小子,怎么会让首领如此看重。”

 

“随便你!”

 

 

“安先生?安先生你在吗?”安岩好像听到了温柔的女声。

 

“啊?啊啊?在在在!”安岩猛的惊醒,刚想过去开门结果发现自己还没穿衣服,身上就一条浴巾。

 

“等,等我一会!”安岩迅速找出一套衣服往身上套。

 

“安先生,开饭了,下来吃晚饭吧。”门外的女仆依旧很温柔地说道。

 

“来了来了!”在别人家晚下去多不礼貌。

 

安岩下去的时候女仆正在往桌子上摆菜,丰绅见安岩下来了,“安岩...你吃中餐吧还是西餐?”

 

“啊?中餐就好。”安岩这会正迷糊呢下来的时候也忘记了用冷水拍拍脸。

 

安岩好像看见了一个女人坐在了丰绅的旁边。见安岩看她便对安岩笑了笑,“你好,我是这个家的......”

 

那人话还没说完就变了脸色,好像很难受的样子,然后丰绅就接过话头说“这是我家的管家,卡卡雅。”

 

然后那个名叫卡卡雅的女人低下头...好像很羞涩的样子????

其实雅姐就是在抚摸被风筝掐肿了的大腿。

 

那个katel是卡特的意思,由丰绅——风筝——kite——凯特——卡特演变而来,最后就变成这样了。

 

这张好像就是流水账的意思......

 

我暑假前都不太可能会更新了.....不过可能性还是有的......

 

最近我真的好累,累觉不爱。

 

憋尽我最后的脑洞憋出了这么一章,另外一个坑填了几百字罢。

 

我也搞不懂我明明有大把的时间最后还是这么累。

 

提前打个预防针罢。

 

不知道在我回来的时候现在的人还在不在。


另外我完全不记得我有没有给荼哥安排家人这条支线,之前好像没有涉及到,如果之前没说荼哥家人死了的话,之后就要加上家人相关的...婆媳相见?


评论(2)
热度(8)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