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荼岩】《你好,这里警察局》第十七章

#论钱的重要性##这章难得有个名字##其实内容和题目没啥关联##真的#

 

他来了

 

 

安岩吃掉手里的最后一口面包,满足的瘫在椅子上打了个饱嗝,活过来了。

不论在什么时候吃饭永远是最重要的,民以食为天啊。

只可惜安岩的全身家当只够自己长期吃个面包......哦,可能还可以加根火腿肠......再加杯奶茶。

 

(我觉得安岩不在飞机上吃饭可能就是因为贵)(无良作者连小天使吃顿饱饭都不让)(诶嘿嘿)

 

刚下飞机手机就被偷了,无奈安岩只好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法语几番周折的来到了......银行---把自己的钱换成通用货币。大天朝人民币在这里可不起一点作用,好在银行卡还在自己上衣口袋里缝着。

安岩感慨啊,自己果然够机制有木有。

然后安岩发现...自己账户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当然是你吴大哥给你打的)这样自己就可以买个手机了!!!(其实也就多了个手机钱)正准备取钱,安岩似乎感应到了银行卡在哭泣(雾,突然就想起了......自己不记得一个电话号码的事实。

颓然的把自己的想法扼杀回摇篮里,取了一些生活费出来

走出银行大门口默默地盯着周边的事物十秒钟,方便下次来取钱,安岩不傻,在出银行门前就把银行卡塞回了上衣口袋。

 

安岩突然就犯傻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上哪找安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天听到了安岩的呼唤(哈?)

 

你踏马是谁阿!

我认识你吗!

别以为你穿身西装你就比神荼帅了!(什么鬼)

 

我们来重新温习一下刚才的情景

 

“先生...你是谁阿,请不要...唔”哎我操挡着的法语怎么说。

 

面前装黑色西装的男人似乎是反应过来,对着安岩不怀好意...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啊,您好,我刚才在那边看到您皱着眉头,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陌生男子的语气非常诚恳,还是一口不流利的汉语,让安岩差一点就信了。

“呃...这个...”我去他不会是想泡我吧,我听说外国人都特别开放什么的...握草语言不通啊怎么办!

“您说的汉语,我是,可以听懂,的,只是,我不会说,罢了,请问,您的名字是?”

“呃,早说啊,我叫安岩,你是?”

 

“啊,不好意思,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

 

“@#¥%&*@#¥%¥#*&@#¥”

真 安 迷茫 岩:??????ECM????How are you????

 

“@#$%$#$%&**@#$%*&$”陌生男子说了一堆安岩听不懂的词汇,然后略带歉意的把安岩拖到了马路边上,哦,他们刚刚站在马路中央。

 

“啊,这下好了,我叫...”

“@#¥#@¥%&**……%¥#@”

陌生男子这下是真的怒了,喊了一句操(这是安岩唯一能听懂的一个词)(说话被三番两次的打断不怒才怪),怒目圆睁(?)的转过身,然后发现是警察叔叔,安岩看到陌生男子背后燃起的熊熊怒火一下子灭了,认命的被警察叔叔带走去交罚款。

马路中央站那么久,没有车也影响交通啊,总不能让安岩交罚款吧。

之所以知道是交罚款,是因为陌生男子掏出了钱。

 

陌生男子回来就拉着安岩找了一个绝对不会再被打扰的地方,重新自我介绍,“我叫...”

 

 

 

我来翻译一下那几句

 

“你们不要在马路中央站着啊!谈情说爱去家里啊!!”

 

“啊,对不起,不好意思”

 

“请交一下妨碍交通的罚款吧,谢谢配合”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长,我也不知道。

 


评论(2)
热度(10)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