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雨村撸猫日常》

*就是单纯的想吸猫,原型是我家喵。烂大街梗,侵删致歉x


闷油瓶这老小子巡山的时候不知道打哪搞了只黑猫回来,四只爪子还不是白色的,是纯黑的,对,纯黑,意思是眼睛也是黑的,威风凛凛的。

其实养猫就养呗我也没什么意见,猫这种生物我也挺喜欢的,毛绒绒的,闲着没事撸撸猫,吸两口神清气爽是吧,冬天还可以抱怀里暖暖手什么的......

但现实完全不是这样啊!!!!!!!!!!!!!

先不说闷油瓶,对就是我给猫起的名字。闷油瓶很乖,前提是我不靠近它三米以内,喂食除外,不久后我才发现,还有一件事也要除外。

它天天躺在门口和大闷油瓶晒太阳,大闷油瓶不在的时候就自己晒等他回来,这副父慈子孝的场面看得我怎么就这么感动......呸,感动个屁,闷油瓶根本不让我抱,我一靠近虽然不至于呲牙但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冷冷地盯着我,我只能讪讪地放下我的咸猪手。

这个时候如果大闷油瓶在就伸出手撸一下小闷油瓶,有时候懒得动就伸出两根黄金指夹一下猫的脖颈,看得我忍不住摸了摸我的。不在的话一不小心我可能就葬身猫腹了,被挠一爪子是肯定的,出不出血这个得看情况。反正我皮糙肉厚为了撸猫被挠一下就挠一下吧。

除了不让我摸之外其余都挺好的,抓老鼠这么跌份的事情我也没看见过。我和胖子以儿子和爸爸称呼他两个。通常都是这样的场景:哑爸爸你儿子呢叫他回来吃饭。然后老张在某些地方就可劲折腾我,那个时候话还可多,说什么我是爸爸你是妈妈那你是猫妖吗?气得我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嘴里含糊说着你给老子滚你才是猫妖,是不是呀哑爸爸?

然后就好像get到了他的一个什么点,第二天到底是没起得来。

说真的这猫和老张挺像的,前段时间还失踪了一次,我和胖子紧张在他面前都没当回事,该吃该睡吃嘛嘛香。几天后,老张他儿子回来了。

嗯,带着媳妇儿回来的。亏我第一眼看见那只橘猫的时候还以为他们两个是父子,还调侃老张说你有孙子了。因为闷油瓶对这只橘猫宠得不行,让我一直以为闷油瓶是不是被掉包了,当初那个一言不合就瞪我挠我的闷油瓶哪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还是太天真了。橘猫很黏我,胖子有一次看见我俩窝在一起啧啧称奇,然后不顾我的反对给橘猫起了个名字,叫天真。我当时就炸了,竭力反对,结果胖子找来了小哥,在小哥的撑腰下,这个名字就这么坐实了。然后就出现了胖子叫天真的时候我和橘猫一起转头的友(gan)好(ga)局面。

当然这个时候,闷油瓶那个闷骚坐在一旁眼里充满了笑意。晚上在床上那老小子就打击我,说这下我也有儿子了。儿你麻痹。

我抱着橘猫的时候,闷油瓶一般也在我旁边躺着,我撸两把橘猫就看见闷油瓶盯着我看样子是想挠我,我连忙又撸了两把。

橘猫很皮,这是我没想到的,虽然猫顽皮点闹点乱滚挠挠沙发什么的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自从过了前几天的适应期这只猫就撒欢了。

胖子在院子里搞了个鸡笼养了一些小鸡,冬天可以吃纯天然无污染的鸡肉,还可以小鸡炖蘑菇。为了喂食方便就在笼子上面罩了一层网没用铁丝焊个小门什么的。这就方便了橘猫,怕小鸡仔被太阳晒就搬到了相对阴凉的地方,橘猫就天天躺在网上面,往下压下了一大块,随着它被闷油瓶喂食的太好,体重日益增加,网一直在下坠,下面的小鸡仔时常挺不起腰来,都得匍匐前行,看的胖子直呼心疼,偏偏橘猫毫不自知,胖子刚想揍一顿卖萌的橘猫出气就看见小哥的儿子迈着猫步来到了胖子面前盯着胖子看了一会看的胖子冷汗都出来了(详情请想象小哥盯着你看的情景),最后闷油瓶跳上了鸡笼子躺到了橘猫身边......胖子当时脸都绿了。

不得已胖子对着我诉苦:“天真你看看你儿子,再这样下去鸡咱们就别吃了,这样养下去就成了畸形鸡仔了。”

说实话我也没办法,我去找老张,结果人老张看了我半响,然后跟挪着小步伐近来的黑猫又对视了半响,仿佛达成了共识一般,一人一猫都出去了。

我站在原地:呆若木鸡.jpg

我出去追闷油瓶发现他又在弄一个新的鸡笼子,黑猫和橘猫又稳稳当当的躺在了原来的笼子上面。

胖子在一旁叹了口气,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转身去做饭了。

我:??????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两只猫要选择那么臭的地方躺着。

也别问我为什么不叫橘猫天真,我不承认这个儿子!!绝不承认!!

但并不妨碍劳资宠着它,还能气气闷油瓶嘿嘿嘿。


评论(1)
热度(44)
  1. 墨团子枯骨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