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盗墓笔记重启·接第七十章

  注:标有下划线的是原文,一切属于盗墓笔记属于南派三叔。

我不知道带入这么多原文算不算抄袭,侵删致歉。

脑洞大我的锅,文笔差我的锅,求轻拍。看在邪帝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不)孩子是无辜的(滚)

又名:张起灵我要和你离婚


  我感觉肩膀往下一沉,然后和胖子愣愣的看着小哥扑向了刘丧,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丧已经被掀翻在地

  我在心里想闷油瓶的身手还是这么好,我虽然比当年强壮了不少还是轻轻松松被闷油瓶子压倒在床,呸,现在是想这个东西的时候吗。

  刘丧这货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刚被拎倒又在那叫唤:“放开我,太吵了,吵死了!”

  我心说吵你麻痹,是我肚子里有个鬼婴还是怎么地你老是盯着我肚子说吵,你这耳朵也不是干这活计的啊。我这还没吐槽完,胖子直接上去三个巴掌,把人扇晕了,我看着暗爽。

  胖子估计是有点纳闷,拍了拍刘丧的两脸颊,问闷油瓶:“耳朵是不是被你按坏了?你丫手指力气那么大,抠鼻屎都会脑震荡。”我差点笑出声来,连忙转过身稳定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才转过来。说实话我还真有点看不惯刘丧,谁让刘丧有个好耳朵,人老张罩着呢。

  估计是我面部表情太奇怪了,老张扫了我一眼眼里有点无奈,对胖子说:“耳朵是他吃饭的家伙,我不会乱来。”

  我心里一句卧槽差点就骂出来,说他耳朵厉害你还来劲了是吧,你还不乱来,给你个机会你想怎么来啊,他要是养不起自己了你是不是还想包着啊。

  闷油瓶估计是看我脸色有点难看,就趁着胖子和刘丧对话的功夫往我这边凑凑,我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看他的表情还有点暗爽,我心说别以为老子在吃醋!我没有!就算我在吃醋,怎么我吃醋你开心是吧,等一下老子让你开心个够,刚想朝他脚上来一下,就看见胖子把头转向我,我赶紧把脚收了回来。

  胖子:.......我什么都看见了,你们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就调情!!

  我和胖子到一边议论的时候也没工夫去看闷油瓶了,估计这时候在那查看刘丧。

  被忽视的张起灵:......委屈

  没过多久我们又一脸懵逼的听着闷油瓶说了一句我们听不懂的古语,这场景真他奶奶的似曾相识。回去一定要好好审问他,看他会的到底有多少。

  然后我就看见说完古语的张姓闷油瓶把脸转向了我,“背上那个东西。我们走!”

  我当时一定是黑了脸,那个东西?哪个东西?还有哪个东西?肯定就是那个女人皮蛹啊,那你把脸转向我是什么意思?让我去背吗?我背的动吗?再说了你干什么?你去背刘丧?好你个张起灵,你好样的。离婚!我们回去就离婚!!

必!须!离!


评论(7)
热度(21)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