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荼岩】《你好,这里警察局》

第十九章


“首领。”


“怎么样。”


“那小子似乎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为了救安份凭着一腔热血的跑到巴黎来,还被人偷了手机。”红衣女人的口气里带着嘲讽。


“呵,可别被他骗了,看紧点。”


“是。”女人推开门的时候听到身后比自己年轻却是自己首领的男人,说是男孩更恰当点说出无比狠辣的话


“控制不住的话就不用留了。”


尸体照样可以把那个人吸引过来,活人哪比得上死人听话。


“给我安排一个身份,我去见见他。”


女人呆了一下,连忙开口:“是。”


安岩站在镜子前整理好自己,该离开了,还有正事要办。


安岩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丰绅带着一个正太进来,安岩正想开口却没想到这次丰绅说话倒挺快,“这是我侄子,叫阿赛尔。”


“唉,阿塞尔,你好,我叫安岩。”安岩笑着向阿塞尔打招呼,阿塞尔也甜甜的朝着安岩叫了声安岩哥直接把安岩满足的把要走的事情抛到脑后了。


安岩家就有安份这么一个表哥,自己就算是最小的了,好不容易有个人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自己安岩哥,那心情简直不能再美好。


就在阿塞尔又叫了几声哥把安岩哄着喝酒的时候,安岩突然把酒杯放下,吓得丰绅以为自己的计划败露了。


“诶对了,我在这里麻烦你们这么久,也该告辞了,我还有事要办。”安岩挠着后脑勺,露出不好意思的笑。


丰绅松了一口气,要走,可以啊,“这,这么快,再住一段日子吧。”


“啊?不了,是真的有事要办。”


“那,真可惜,那,把这顿饭吃了,再走吧。”


“是啊,安岩哥,我今天才刚来,再怎么样也把这顿饭吃了啊。”阿塞尔眨巴着眼睛一副委屈的样子。


“啊?那好吧,吃完这顿饭。”安岩也不再推脱。


“就,就是嘛,来,干了,干了这杯酒。”丰绅端着酒杯来到安岩面前,揽着安岩的肩膀,把酒杯伸到安岩面前晃了晃。


安岩毫无防备的倒在了桌子上,阿塞尔冷哼了一声,坐在了主位上,向走过来的卡卡雅吩咐,“把这小子绑了丢进冷库。”


“是。”


“怎么样,他来了吗。”


“来了。”丰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当初说好的,他的力量是我的。”


“当然。”阿塞尔双手托起自己的下巴,眨了眨眼,我的好哥哥,你终于又回来了。


神荼到了巴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安岩。


越是着急越干不成事。


神荼满巴黎跑,安岩没找到,犯罪团伙倒是被他找到了,神荼同他们打了一架,最后把一个个鼻青脸肿的络腮胡大汉扭送到了警察局,当然神荼没露面。


丰绅觉得该去会会他了。


评论
热度(7)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