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未眠

稻米一只。此生不悔入盗笔,但求一睡张起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二年我还在。战瓶邪,荼岩,忘羡,双道,安芦等。求勾搭。

【荼岩】《冰岛》续篇

【荼岩】冰岛(续)

*文中一切都不具有科学性,请勿当真,谨慎阅读,请认真阅读指南(下一条)

*前文建议阅读一下了解大概但是不建议深究。甚至可以把这个当做正文,那篇只是一个背景,所以这篇的前文我会放在最后,可以先翻到最后把它当做正文读,也可以按照顺序阅读,把它当做背景,不看背景应该不影响阅读这篇。

 


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飘了好几天终于在今天下午2点到达了这座岛屿面前。大片的树林和大量的白色岩石将冰岛覆盖大半,隐约可以看到白色的影子在树木之间穿梭。可能是狼,也可能是狐狸。

 

到这里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半,他们的任务只是跟着资助他们沙漠探险费用的人到这里,然后回去。他们连保镖都算不上,一路看来那个人懂的远远胜过他们,以及,即使穿着衣服也能看到微微隆起的肌肉---因为他跟本就不像他们尽管穿着棉袄还是冻得瑟瑟发抖。他只穿了一件皮衣。

 

是的,皮衣,薄薄的一层。目测里面的白色衬衫还是短袖的。这个逼装的给满分。

 

他更像失去夏威夷旅游的。而他们似乎也只是陪玩的,陪玩的还要介绍一下景点呢!!!!!他们在那人眼里就像空气一样,一路上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恩”。

 

所以为什么要搭伙一帮没有经验的人啊!你自己来不是更好吗!

 

 

而那个人此时正在船上认真的打量着对面的浮冰。

 

明明好不容易到达了这里,那个人却是一副想毁了这里的样子,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

 

“呃......那个,你已经到这里了,接下来想干什么?”不会是真想把这座“冰岛”炸了吧。安岩没敢问出来,他怕男人真的会这么做。

 

“等。”等你想起来。

 

安岩一时语塞,麻麻这个人根本无法沟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吧看吧,我就说这个人肯定是看上我们的吉祥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高冷禁欲攻X呆萌受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好萌啊,我要死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是啊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啊!你快看吉祥物的反应!!!!害羞了啊啊啊啊啊阿!”

 

女生在这种队伍里是很珍贵的,更何况是两个,可是很不巧,她们两个正好有相同的爱好,腐。

 

没来没什么,队伍里全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很少有柔柔弱弱的,气场也完全不合啊。但是!自从来了个安岩,队伍的经费有了,就连cp都有了!安岩简直就是吉祥物的存在!那个男人的气场和安岩完全吻合啊!看看那宠溺的眼神!!两只腐女在角落里暗戳戳的双眼放光。

 

 

神荼决定登岛,其实整队人内心是拒绝的,谁知道会不会像是泰坦尼克号那样一下子撞翻了啊!!安岩一脸想说却又说不出口,但是觉得说出来也没什么就在刚酝酿好情绪准备说的时候神荼转过头看了安岩一眼,把安岩想说的话都憋回去了,安岩张了张嘴,这个眼神里似乎透着悲凉。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安岩反应过来的时候,神荼已经小心翼翼的把船停在了浮冰不远处,就连梯子都放好了--虽然看起来很不牢固的样子。这让他们很惊奇,毕竟轮船不是小电驴满大街都有人人都会开的,虽然来的时候一直没有注意到是谁开的船......

 

出乎意料的是,梯子走起来很稳,完全没有要打滑的感觉,一行人真正站在在岛上的时候才有踏实的感觉,在大海上漂那么久完全承受不住啊,感觉整个人都是虚的。这座岛是真的很大,一行人站在上面还是太过渺小,这不是普通的布满冰块的岛屿,而是有陆地有植物有动物的,队伍里的人明显不相信这个欧洲人是自己随便走了一条路找到的这个地方。

 

“队长,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这种地方都能找到。”队伍里的小刘好奇心最重,终于忍不住悄悄地把队长拉到了旁边询问。

 

队长是个中年男人,身体虽然不像神荼那样健硕,但多多少少有点肌肉,看起来也很敦实的感觉。平时对大家也都很照顾,因为年龄一般都没他大。

 

“啧,我也不知道,能找到这种地方的肯定有大来头,你别管那么多,他现在可是我们的金主,我们探险的费用还得靠他。”队长说了这些话不知道是在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拍了拍小刘的肩膀,转头走到神荼旁边,询问接下来的行程。

 

“沈先生,我们已经到了这座岛上,要拍些照片留作纪念吗?”看神荼没反应,队长又继续说道:“接下来沈先生要往里面继续走下去吗?里面可能会有危险,可能会有一些不知名的动物,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们在这里很渺小。我个人不建议继续往里面走,在这里照些照片......”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沈先生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继续往里走。”可能是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找几个人进去,你们可以在外面等着。我们去去就回,不会逗留太长时间。”神荼说的话完全是毋庸置疑的语气,这让队长无法反驳,最后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好吧,那我找几个有经验的和你一起进去,你们天黑之前一定要出来,晚上这里可能会有危险。”

 

神荼点点头,“带上安岩。”

 

队长倒是有些惊讶,安岩?那个吉祥物?说实话,一直没觉得他有什么特长的,可是偏偏选择了这种行业。“带上他?他可能......”

 

“就他。”

 

“唉,好吧。”队长再次叹了口气,真搞不懂现在的小年轻,“安岩!”

 

被叫到的青年可能是在走神,猛地一反应,转过头喊了一声清脆又响亮的“到!”喊了之后可能也是不好意思,用手摸了摸后脑勺脸色微微泛红,嘴里嘿嘿了两声。

 

队长看到这一幕有点无语,带他进去真的没问题么。转头看了看神荼,发现对方没有什么反应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又在心中叹了口气。

 

神荼并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即使眼里有宠溺队长也根本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区别。

 

上辈子护安岩得太好,反而让安岩由呆萌转变成了二。好吧,二是天生的,抹不掉的。此时看着安岩还保留有本性,心中既有无奈也有想继续这样的想法。但在他还没想起来,不能着急。

 

最后除了安岩,神荼,还加上了一个小姑娘和老杨,是个粗鲁的汉子,但是力气很大,如果遇到不算大的动物,大概可以挡一下,两个小姑娘都会一点医,神荼嫌带两个女孩太麻烦是累赘,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柔弱的只好咬着小手绢看着自家好基友和cp夫夫进了树林深处,树叶很稀疏,走到很远的地方也可以看到影子,这样也比较方便遇到危险时前去营救,队长是这么想的。

 

可人加神荼完全不领情,眼见他们走的马上就要超出视线范围,队长着急的的大声吼了两声,对方的脚步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

 

到底是有自家的队员在里面,不担心那个男人还担心自家队员呢。那个男人如果想浏览走到那里也够了,看来这男人的目的是真的不单纯。

 

“队...队长,这下怎么办......?”

 

队长看起来有点烦躁,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说罢不等其他人反应拿好自己的东西朝着他们离开的路走去。

 

而此时的神荼一帮人,路意外的很好走,沿途遇到磕磕绊绊什么的神荼都会有意无意的扶安岩一把,老杨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没感觉到什么,光顾着看妹子去了,妹子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悄悄地拿出相机装作照风景的照了几张cp的合影,即使两人不能在一起,意淫总不犯罪吧。小姑娘看着手里的相机漏出了迷之笑容,而老杨也在看着笑容犯花痴。

 

神荼在认真的找,找以前的那个山洞,找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找到了。

 

神荼看到了熟悉的山洞周围的植物,隐隐还能看到绿色,这让另外的三个人很惊奇,没想到这座冰岛真的这么大,竟然还存在绿色植物,还有好多没见过的植物,这真的是一个大发现。

 

似乎有哪里变了,又似乎哪里都没变。

 

“你和我来。”不等安岩反抗,神荼就拉着安岩往那个隐蔽的洞口走去。

 

这么多年了,洞里一点也没变,没有其他动物占领的味道。

 

想比起神荼的淡定,安岩的心中没由来的慌了一下。

 

怎么回事?

这里是哪里?

神荼怎么会对这里这么熟悉?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这里好熟悉的感觉

我是不是应该记得这里

 

安岩怔愣在原地。

 

神荼无尽的感慨中回头看了一眼安岩,他他呆呆愣愣的样子,压下心中涌出来的惊喜,用自己认为的最平淡的语气问道:“怎么?”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啧,真是恶趣味啊。

 

安岩愣愣的抬起头

 

为什么会看到眼中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为什么语气似乎有点颤抖?

 

头好疼......好想睡觉......

 

脑子里一直有声音在告诉自己,睡吧......睡吧......睡醒了就都好了。

 

 

神荼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安岩倒在自己面前,这样比起来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个念想槽糕太多,神荼稳稳地接住安岩,检查了一下安岩的身体确认只是睡过去之后松了口气,抱起安岩回头看了一眼居住多年的“家”,离开了这里。

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吧。

 

外面的姑娘汉子看到安岩被抱出来都很惊讶,而妹子的内心想法是:“卧槽,这才几分钟啊,就这么晕了晕了????秒射????!!!!!!”也许是神色太过震惊,神荼难得多看了她几眼。

 

“走吧。”神荼似乎就准备这么把安岩带回去。

 

妹子不相信,重重的摇了几下头,一路上有意无意的瞟了安岩好几眼,就在第N次瞟安岩的时候被神荼用冰冰的眼神瞪了回去,妹子这才作罢。但秒射就变成了这妹子心中的一个结。

 

回去的时候竟然一行人还看见了队长,队长也蛮吃惊的,这怎么还抱上了?用眼神询问男同胞,对方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队长突然想起一件事,“诶我说,我明明看你们没走多远啊,我这走了这么久结果还碰见回来的你们了,难道我其实已经走了一大半的路程???”看没人理他,他就自己在那嘟囔,“真是怪事。”

 

神荼听到他的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知道不告诉你,是怕吓到你。

 

回到岸边安岩还是没醒,反正行了行也没有他什么事,只好有队长带领,一行人准备回去了。

 

 

安岩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懵,有点不知道今夕是何年,自己加入了队伍之后,然后呢,准备去探险,然后没经费,然后遇到了赞助人,蓝眸欧洲人......神荼?

 

是巧合?还是......

 

思绪被打断,神荼进来了,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安岩,安岩舔了舔发干的唇,有点不知道怎么挑起话题,最后只能用老套的询问方式,“呃......这是在哪?”

 

神荼也没有继续用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安岩,“还在海上,过几天就可以靠岸了,”神荼想了想又补充道,“你睡了三天。”

 

安岩尴尬的“呃”了声,没去接他的话头。

 

好在神荼没让这种气氛继续尴尬下去,直接杀了安岩个措手不及,“安岩,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这句话对安岩无疑是个晴天霹雳,什么?什么叫想起来了?他是谁?

“呃......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神荼似是叹了口气,“我是神荼,你的......麻麻......”最后两个字神荼有些难以启齿,还是硬生生的憋出来了。

 

安岩:“......”好吧这确实是那个神荼,但是此时好想笑怎么办。

 

和安岩相处那么多年,不说话都知道他想的什么。

 

神荼走到安岩床边,出其不意的抱住了刚准备下床的安岩,用那低沉的嗓音在安岩耳边喃喃地说:“太好了,你回来了。”安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蒙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轻轻拍了拍神荼的后背回拥住了神荼。

 

是的,我回来了,这次,不会离开。

 

 

 

 

-------------------------the end----------------------

 

 

PS: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完结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是不是感觉还有很多的漏洞很多坑啊,没错这是伏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些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填完,不过这些坑肯定会在这个后续的翻版(灵异篇)中告诉你们的23333333333333嗯嗯我会抽时间更的,大概会很快。

 

我他妈后续竟然写的比前文还要长,前文修改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啊,我有点担心我的其它文,果然还是重写大于修改比较好。


这篇我在就在微博上发过了,啊是阿洛帮我修改过的,这篇是未修改的,大概会有很多错别字,我的贴吧坏掉了,暂时不能更新也不能回复.......只能在微博和乐乎上先更了,我开始准备更新啦23333正在修改中,虽然才改了一点点.....以前发过的我就不删了(懒)贴吧的话......enmmmm在原来的基础上更还是重新开坑......啊....重新开吧,想改一下人设......


前文往下看


【荼岩】冰岛(1)

*北极狼荼X北极狐岩的故事

*神荼回忆向短篇完结

*一如既往地起名废,我这么蠢我也很绝望啊。故事情节瞎编的,认真你就输了(有点想来一段相亲相爱想杀......)

*哦对了,别问我为什么安岩知道自己的名字。其他bug也能忽略就忽略吧。时间轴跨的有点大,安排的有点不太好,背景居多,感情交流偏少,大部分是旁白。

*这是修改后的(划重点)

*p1 BE  p2HE  p3......没有p3

 

(可以标个)第一章(了)

 

一块巨大的浮冰上趴着一团毛茸茸一动不动的,雪白的毛发和冰块的颜色一致,这种保护色在冰天雪地里无疑是有利的,但对于成年动物来说,即使刚出生是雪白雪白的,用不了几天,虽不至于变黑,最起码也会变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妙,因为远处有一群狼。水里还有成群结队的鲨鱼,他们如果饿急了可以随时从水中跃出来把这只幼小的生物拖到水里撕裂,即使风险很大。

 

安岩被母狐抛弃了,被自己的妈妈抛弃了。他的妈妈独自带着安岩本来就很危险,四处走动就会招惹一堆想吞下细皮嫩肉安岩的敌人。安岩的母亲嫌弃安岩是累赘,拖累了她,把安岩扔在这块巨大的浮冰上,仗着陆生生物不敢轻易跳上去,任由安岩自生自灭。

 

安岩刚出生,眼睛睁不开,懵懵懂懂的知道妈妈离开了自己身边,因为身边不再温暖,充斥着冰冷的气息,安岩只好把自己蜷成一团,希望自己能暖和一点。还在希望着母亲快点回来。自己身上好疼。

 

神荼冰蓝色的瞳孔冷冷的注视着不远处的一幕。

 

那些无能的同类只会守在那只幼狐身旁幻想着奇迹的发生。永远不会自己寻找出路。

 

你的同类听到你的心声会哭的,荼哥。

 

神荼找了块干净的地方趴下,整理了一下胸前刚刚沾染上的血迹,将头靠在前爪上眯起眼睛假寐。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很多狼等不及离开,也有一些不死心缓缓挪步到水边试试能不能将那幼狐拖过来。可是他们低估了对水的畏惧。最后只得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离开。

 

神荼依旧在睡。可他听到了一声呜咽,是那只幼狐传来的。

神荼缓缓睁开眼睛,你也别指望能在他脸上看到不满的表情。

 

神荼迈着优雅的步伐朝着那块浮冰走过去,自己有点饿了,正好可以拿他打打牙祭。

 

神荼可不是那帮怂货,轻轻一跃便跳上了那块浮冰,继续缓缓的往浮冰中央走过去。叼起幼狐快步跳上了岸,在水面上的感觉可一点都不美妙。

 

神荼一路叼着安岩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在叼起安岩之后才发现,真是太小了。

 

根本不够吃的,神荼这样对自己说。

 

神荼出去吃了点零食,把剩下的找个地方藏好,带着一身血腥气息回到了自己的窝,身上的毛却还是干干净净的。

 

安岩本来就睡得不安稳,又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耸耸鼻子,绝对不承认自己饿。

 

神荼走到安岩身边伸出爪子按在安岩身上,安岩还以为是妈妈回来了,想翻个身抱着妈妈的爪子,结果怎么翻都翻不过身,委屈的呜咽出声。

神荼本来饶有兴趣的控制好力道让幼狐在自己爪子下扭来扭去,后来看安岩委屈的鼻子都皱起来了松了松力道然安岩成功反了过来抱住了自己的爪子,嘴里还不停地嗷嗷。

 

“嗷嗷。”妈妈。

 

啧,语言不通真麻烦。神荼隐约觉得幼狐可能是饿了。

 

那么问题来了,幼狐吃什么?喝奶?自己没奶啊= =

 

神荼想了想轻轻抽出自己的爪子,成功换来幼狐不满的嗷嗷。神荼用他的绝对速度跑到了埋猎物的地方把还剩一半的猎物刨了出来,血还没流干,还好。

 

神荼把猎物带回住处,重新在上面咬了一个小口子递到幼狐嘴边,本来幼狐还在挣扎,但实在是太饿了,不久便自己靠着本能喝了个够。喝完便呼呼大睡。

 

神荼把猎物放到洞口留作明天的口粮,量那些饿狼也不敢来挑战神荼的武力值。但貌似还要继续捕猎喂幼狐。

 

啧,好麻烦。

 

看着幼狐瑟瑟发抖神荼走到幼狐身边卧下,幼狐立马就感受到了热源凑了过来,身上有热气,暖呼呼的。

 

其实,养只宠物,也不错。

 

神荼之后便过上了奶爸生活,每天出去捕猎,然后回家喂孩子。

 

不久安岩便睁了眼。

 

在神荼吃饱喝足叼着新鲜的肉回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安岩懵懂无知的褐色瞳孔。那个时候安岩的整双眼睛都是神荼的身影。

 

安岩看到的第一只兽是神荼,理所当然的神荼在安岩的心目中担任的角色,一直都是妈妈。

 

安岩越长越大,攻击力却甚微。每天跟在神荼屁股后面学习捕猎,然后软软濡的叫声神荼。妈妈这个称呼在安岩懂事后就被禁止叫了。安岩似乎也知道,这只性别为雄的狼不可能生出自己,安岩当然还不明白什么是交配。

 

冰上总有那么几天是最冷的。这几天在持续下雪。

 

安岩被勒令禁止出洞,刚出生没有受到母亲的关照,没有喝过奶的安岩,身子骨肯定不会太好。

 

“神荼,我没事的,你让我出去吧。”安岩向往外面的阳光。

 

“不行。”

 

“神荼~”

 

“说不行就是不行,二货。”二货,外面下着雪没有太阳还想出去玩。

 

神荼尽量减少安岩的运动量,变着法子给安岩补充营养,效果甚微。安岩身上的皮毛在一日一日的黯淡。

 

一日,神荼被安岩叫醒,就见到安岩兴致冲冲的看向外面。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一年之中北极每次看到阳光都实属不易。

 

安岩说:“神荼,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吧,我好久没出去了。”

 

这天安岩很有精神,毛皮看起来也亮了一些,神荼稍稍放了心。

 

远处传来了浓重的血腥气,神荼怕有什么事牵连到自己和安岩的小洞,准备出去看看,临走前警告性的看着安岩。

 

“我保证,我一定老老实实呆在这里!”这么多年来的相处,安岩可以清楚的看懂神荼眼神表达的意思。

 

神荼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神荼到了地方发现只有满地的残骸,瞳孔急剧收缩。

 

安岩,千万不要出事。

 

整个洞穴空无一兽,安岩不见了。

 

神荼在离家很远的地方闻到了安岩血的味道,小时候和安岩玩闹,不小心把安岩的爪子划破了一个小口子,神荼记得这个味道。

 

神荼最后也不愿意相信安岩已经死了,神荼甚至找不到带走安岩的兽。

那不是很好吗,不用再有人分享你辛辛苦苦捕来的猎物

 

不会再有人烦你了

 

是这样吗,可是为什么

 

心会痛。

 

如有来世,我愿再次与你重逢

 

做完我们这辈子还没来得及经历的事情

 

 

 

啊......说真的前文真的不是很.....enmmm



错别字能忽视就忽视吧......

评论(3)
热度(6)
© 枯骨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